当前位置:金属材料加工厂情感抑郁症女生的内心世界,一位抑郁症女孩的自白
抑郁症女生的内心世界,一位抑郁症女孩的自白
2022-06-30

在18年那个一切都美好的夏天,我患上了抑郁症。

一开始我认为,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,导致的抑郁情绪爆发。但是后来我渐渐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,只有一种情绪,不开心。

从一开始的情绪低落,再到失眠,最后抑郁躯体化。我害怕空旷或者人多的地方,我在广场和地铁站这类地方,会莫名的呼吸困难,抽搐。

久而久之,我就开始远离人群,拒绝沟通。因为害怕父母担心,我确诊抑郁症之后藏好报告单,瞒了父母整两年之久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能扛过去的坏情绪,我却输给了它。

每当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,夜深的时候,压抑了一天的坏情绪爆发出来。我会不受控制的摧毁附近能够让我损坏的物品,一个人哭得声嘶力竭。

渐渐地我开始有了自残行为,看着血液从我白皙的手腕上流出来的,我感受到一种莫名甚至病态的快感。

当时医生建议我住院治疗,我的医生在我的手腕上绑上了红色的腕带。但是我拒绝医生的建议,我每天看着那条红色腕带,如鲠在喉。

因为我拒绝住院治疗,医生给我开了药,让我进行药物治疗,艾司西酞普兰片,度洛西汀,舍曲林,安眠药等。我每天都要吃很多种药物。

当我依靠吞服安眠药来让自己沉睡的时候,那种感觉不能称为睡觉,你的肉体睡着了,你的意识还清醒着,但我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“睡觉”。

刚开始吃药时候,我对抗抑郁的药物有很大的排斥。那段时间特别难熬,习惯了度洛西汀以后,我的自残行为开始减少了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个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我,就像一个呆笨的木偶人。

那段时间,我最害怕听到的就是矫情,装,有什么好抑郁的,谁都累为什么就你挺不过,你就是太闲了这些话。

其实也不能怪别人,毕竟从来不会有人和你感同身受。

每次听到有人问我,你笑得很开心啊,怎么会抑郁呢?或者,我也很累,我也有抑郁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替自己说一句话。

我的累和你们的不一样。

我刚得知我有抑郁症的时候,我不敢让任何一个人知道,我害怕他们异样的目光,害怕他们的排挤。这就是“病耻感”。

病耻感越重的人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抑郁症也会随之而变得更加严重。甚至,所有的坏情绪变本加厉的向你扑面而来。

积压了太多的坏情绪,总会有大爆发的时候。

有一次我在房间砸东西的动静太大,半夜的时候吵醒了我的妈妈,这件事便被捅破到了全家人面前。

我以为妈妈会责怪我,质问我到底在矫情什么。可是她没有,她只是轻拍我的后背,任由我在她怀里哭到窒息。

当我受过一次伤,我就觉得所有人都是带刀而来。也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,原来家人也是我可以依靠的后盾。

我的爸爸妈妈,虽然并不能理解我的难受,但是他们会在我难受的时候在我房间外面静静地陪着我。他们不会戳破我不愿展现在她们面前的脆弱的一面。

等到我哭累了,睡着了,她们就会进来帮我盖好被子,早上起床,帮我收拾房间里的玻璃碎片,给我准备好喜欢喝的粥。

其实抑郁症患者,从来都不矫情。

我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,开始不再抗拒治疗,睡眠和情绪都开始变得稳定。对药物的依赖,也开始慢慢变少。可以自己呆在空旷的地方。

妈妈总说,我的宝贝进步真大。

而我在治疗的过程中,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男孩,他能接住我所有的负面情绪,和我的爸爸妈妈一起陪着我治疗,陪着我变好。

抑郁症很可怕,它像一个深渊能够吞噬我所有的情绪。

可是当我感受到家人,朋友,甚至心上人给我带来的温暖的时候,我会不自主地想要变好,不想让那些在乎我的人为我掉眼泪。

我还是决定接受MECT治疗,它让我忘记了一些东西,我不记得我忘记了什么,我也不想再去回忆起来。有时候,快乐需要欺骗自己。

目前我还在治疗的阶段,但我想和所有抑郁症患者说,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,你的信仰,梦想,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

不要再继续逃避,不要自卑,学会和抑郁和平共处,其实你并不比谁差。当你开始正视他,不逃避他,一切都变会好的。

愿我,也愿所有抑郁症患者早日康复❤️。

往期优质内容:

我是如何在今日头条赚钱的?

给未婚女孩的一些忠告

女生怎样才能把自律当成一种习惯?

作者介绍:

澜崽,一个00后的抑郁症患者,我始终坚信世间美好将会如期而至。